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爱在温哥华
爱在温哥华
在温哥华的日子,是最轻松的日子,工作也很顺利,然后周围的环境都是陌生且新鲜的,这个美丽的城市啊,带给全新的生活。但是没想到它也带给我糜烂的生活。

  因为独自一人生活,我爱上了泡酒吧,我来温哥华三个月,我的驾驶执照就通过了,公司配了一辆福特车给我,我每天下班后回家吃饭洗澡,然后打扮出门,在这个地方,无论你穿什么,人们都不以为奇,我很喜欢坐在露天酒吧边喝咖啡,边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女人,胆大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吊带背心是小意思,穿露股沟的牛仔裤,露脐装的,抹胸的,超短裙的,应有尽有,看得我心痒痒的。

  来温哥华半年来,我都是吃“素”的,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况且出国来到e 长大的性格跟老外没什么区别的“香蕉”。所以找个合适的伴不容易啊。

  有一天我从夜店出来,因为天气太冷,车挺在外面太久了,冻住了,打不着火,我正着急得很,有人敲我的车窗,看到是个白人美女,我打开车门,她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忙,我说我的车启动不了,她看了看四周,说这么晚了,找人来帮忙是不可能了,她说要不先坐她的车吧。我想想也对,就下车锁门,坐上了她的车,她叫Penny 在车上她和我说了很多话,还互留了电话,其实我还真喜欢她,光看身材就已经诱人得很,天那么冷,却只穿了短裙配长靴小吊带加毛毛披风,时髦又性感。可不知道老外的脾性怎样,没敢随便接触。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美女penny 就给我打电话了,要邀请我一起参加Party,我赶紧换上漂亮的旗袍,化了点淡妆,下到楼来,Penny的车刚好到,上了车,就听见Penny 在称赞我的服装,还说改天一定要试试中国服装。

  我们来到一栋很大的house 前,门前已经停了很多车了,我们进去,看到好多的女人,穿着各式漂亮的服装,也有几个穿得性感诱人的,Penny 介绍我给大家认识,于是我就和大家一起聊天喝酒。有人弹起了钢琴,于是大家纷纷双双结伴跳舞,我在一边看捉,我的舞姿实在太“优美”,就不敢出去吓人了。

  我看见Penny 和一个成熟优美的女人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我看着她笑,她也看着我笑,后来Penny 介绍我认识了她,她叫雪丽,然后她叫我去跳舞,我谢绝了,很开心的一晚,看了那么多的美女,认识了那么多的人。

  Penny 送我回家的时候,她有点醉了,只好让我来开车,Penny 很不老实的摸我的大腿,我拉开她的手,脸都红了,Penny 说出来的话让我惊讶不已,她说她在酒吧一眼就看出我和她一样,是homosexuality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看我的动作,眼神,反正就是这个群体中特有的。

  Party 过后的一个星期,Penny 经常给我打电话,我们聊得很好,后来Penny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我带了一束鲜花去了,这晚我故意穿紧身的丝绸吊带裙,外面穿了公司新款的橙色长大衣,感觉有点像赴爱人约会的样子。

  Penny 住的是一个多层的公寓,房子不大,但打扮得很有味道,房间了挂了幅很暧昧的裸体画,她做的菜很一般,但着装却很惹祸,半透明的吊带蕾丝睡衣,若隐若现的,竟然让我看见她没穿内衣裤。

  饭后我们一起在客厅围着壁炉喝咖啡,Penny 坐的动作好撩人,半叉开的大腿,双手撑在大腿上,半低的身子,让我一眼就看到了她深深的乳沟,挺挺的乳头透过薄薄的睡衣,几乎成了透明的。我看得直咽口水,我知道她是故意的。

  她看到了我的表情,知道了彼此的意思,她就坐到我身边,她比我高一个头,她抱着我,我的头刚好埋到她的脖子下,把她的胸部看的清清楚楚,她轻轻的解开我裙子的拉链,我任由她做,我的裙子一下子就滑到了脚跟,她也脱掉了自己的睡衣,她的身材令我眩晕,白白的皮肤上分散着些微的小雀斑,肚脐眼上有了个小钻饰,长长的手指,丰满的胸部,软软的趴在身上,乳头挺挺的,一副等人允吸的样子,下面的阴毛是深棕色,我看得发呆了。

  Penny 牵着我来到房间的大床上,她一把推我倒在床上,扑上来亲我的嘴,我的脖子,我的耳朵,轻轻的,痒痒的,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她顺着我的脖子一直亲到了胸部,用舌尖不停的撩我的乳头,害得我的乳头挺挺的立在那里,她还使坏的用手指轻轻的弹,我觉得好舒服,她的舌头不停的往下再往下,经过了肚脐,下到了阴毛处,她用手不停的捋我的阴毛,我觉得好痒,她用手拨开我的因唇,用舌头添来添去,忽然一把含住我突起的小阴蒂,我忍不住抽触了一下,阴蒂在她的唇里被啜得越来越大,她终于松开了口,改用舌尖添着,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很湿,已经忍不住了。

  我说也来亲一下你吧,Penny 很听话的躺下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老外的身体,我抓住她的双乳,用力的望中间挤,软软的乳房在我手中反复的被拿捏着,她喊出了声音,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她就不停的喊“Yes ,Yes ”我知道她喜欢这样,我使劲的嘬着乳头,手却到处游走,摸到了她的阴毛,我轻轻的扯她,她不由绻缩着大腿。

  我掰开她的大腿,看到了丰厚饱满的外阴唇,鼓鼓的等着我去亲它,我用手扒开,发现里面已经水汪汪的,我一片阴唇,用舌头扫动已经含在嘴裡的它,然后换一片阴唇,动作越来越用力,她就不停的叫床啊,我也觉得很兴奋,这时我发现她的而且阴蒂开始胀大外露,我就很深入的亲她的阴道口,她感觉到我舌头的插入,就挺起下身让我更深入,我又用我湿润的舌尖轻轻撩几下她的阴蒂,她实在受不了,就坐起来,从枕头低下掏出好几个性器具,她拿起一个像窜珠一样的东西,叫我躺下,然后用手扒开我的阴唇,把一个一个珠子慢慢的塞进去,我觉得里面好充实,然后她又扯着外面的绳子,一个一个的把珠子拉出来,我爽得叫出声来。

  然后她又拿出条很长很大的双头阴茎,这个我以前和齐总一起用过,只是这次的更大,且是黑色的,我害怕了,她一把抱住我的腿,使劲的往里一插,我觉得好舒服啊,她的手不停的插进拔出,我享受着最好的抽插,然后她把另一头插入了自己,我们就这样脚对脚的躺着,然后不停的往对方靠近,每靠近一点,阴茎就深入很多,我们享受着深入的阴茎,终于,阴茎完全被我们吞没了,我们面对面靠在了一起,她亲着我,我们吻得好缠绵,我的手摸她的大奶,奶头在我的抚摸下挺挺的,我另一个手捏住她的乳头来回的转动,她爽得不停的顶下面的大阳具,我感觉越来越深入了,顶得我心花怒放,越发抓住她的大奶揉捏。她的手伸到下面快速的揉戳我的阴蒂,我高潮快来了,我们的汗水,阴水,叫床声交织在一起。

  和Penny 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她带我参加了当地很多出名的同性恋爱酒吧,有些酒吧还是很值得一去的,但有些酒吧就太过疯狂了,多人群交的事情也会发生的,我就偶然的撞见一次,当时很尴尬。

  还记得那天来到一个叫Sun funny 的酒吧,我和Penny 一起坐在吧台前聊天,她还介绍我认识了丽莎,一个很健谈的女孩子,身材不高,但是很迷人,绝对的S 型身材,尤其善于讲笑话,我们一整晚都在听她讲各种的笑话,真让人笑得腹痛。

  喝了一晚上的果汁,我在离开之前得上一下厕所,其实我觉得在加拿大上厕所很好,我在国内就有上公共厕所的心理障碍,因为很多酒吧的卫生间有时候是惨不忍睹的,温哥华这点很好,都很干净,有厕纸,很干净。

  我拐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了最角落的洗手间,来到洗脸池前整理了一下我的头发,我正想推开坐厕的门,听见里面穿来申吟的声音,我吓了一跳,然后还听见了另外一个呻吟声,我很好奇,于是我从门逢里看进去,天啊,里面有四个女人,她们光着身子,一个坐在马桶上,下面阴道被一个金发的女人添着,然后自己抚摸着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的胸部,而旁边一个非常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却戴着一个假阳具在抽插着那个年纪大的女人,场面好火热,我觉得好尴尬,可是又很想看,正在责怪自己不应该偷窥时,有人推门进来了,我慌忙抬头站直离开,这个女人却挡在门口,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把我吓坏了。

  Penny 看我回来,然后我们一起驾车离开,到了Penny 的公寓,我们又火热的亲吻和做爱,Penny 是个性欲很强的人,有时候她一整个晚上都在搞,甚至有时我已经吃不消了,她还兴致勃勃,经过她折腾一晚,第二天我离开她的公寓时基本都是腰酸背痛。

  今晚的Penny 特别火辣,她穿上了黑色的情趣内衣,都是蕾丝做的,小小的两快布,胸罩刚好能遮住乳头,内裤是丁子裤,连阴毛都遮不全,她却穿着它在我面前跳舞,我呆呆的看着,这女人真是太迷人了,她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来,把我的衣服剥得干干净净,我扶着她的腰,随着她扭来扭去,她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件紫色的,看上去怪怪的衣服要帮我穿上,我完全陷入她的诱惑中去了,终于帮我穿好了,天啊,原来是这样性感的情趣内衣,我的乳房被紧紧的绔住,乳头却露出来,然后两个乳头被小夹子稳稳的夹住,还有一根绳子把两个夹子串起来,只要Penny 轻轻一拉,我的乳头就被扯起来,微微的痛,但是很刺激。下面的内裤就更有特色了,蕾丝花边包着我的大腿,中间却是一个空,我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酷上却连着一跟细长的假阳具,Penny 把假阳具插入我的阴道,我里面已经很湿了,她自也插着另外一根有黑又大的阳具,她一手扯着我的两赶乳头,一手抓住大阳具不停的往自己阴道抽插,她喜欢大声的叫床,听着她的叫声我觉得很兴奋。

  我以为Penny 会是我的长久伴侣,但我没想到她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来。

  这天下午的时候,我刚准备下班,Penny 就给我打电话,她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叫我下班后直接去她家。我收拾好东西,先是去了花点,买了一束娇艳的玫瑰,我不知道她又想出什么法子和我做爱,但是每次她和我做爱都让我记忆深刻,且回味无穷。

  来到Penny 家的时候,我发现丽莎也在,她们做了丰盛的烛光晚餐,我没好意问Penny 惊喜是什么,一起吃烛光晚餐时,Penny 给我倒了很多威士纪,我向来不胜酒力,大半杯下肚,就觉得两眼发光,浑身乏力,兼且兴奋不已。还没用完晚餐,我就已经欲火焚身,虽然丽莎在旁,但也已经放荡不已。

  后来丽莎邀请我跳舞,我几乎是倒在丽莎的怀里的,丽莎和我一样身高,身上软绵绵的,她有一个非常大的胸布,腰却有细得很,臀部很翘,她抱着我跳舞的时候还时不时的贴在我耳边说话,我耳朵痒痒的,心也痒痒的,后来她就亲我,我想推开她,但是没有力气,后来我也回亲她,很缠绵的亲在一起,我觉得亲了很久很久,再后来我发现Penny 也过来了,她帮我脱衣服,我的衣服就这样一件一件的掉落在地上,丽莎拉着我进了房间,我坐在床沿上,看着她们俩脱光衣服,抱在一起亲吻抚摸,看得我浑身燥热,Penny 走过来,把我推倒在床上,扒开我的大腿,丽莎俯下身子,用湿热的舌头挑逗我的阴唇,我痒得很,Penny 趴在床上亲我的乳房,我的一个乳头被她紧紧的含着,另一个乳头被她用手指捏着,我觉得我爽得快飞上天了,丽莎的舌头像蛇一样在我的阴唇上游动,我被添得阴水泛滥,还听到浙浙的水声。当我爽得大叫的时候,丽莎爬上床来,我主动的抚摸她,我亲着她的脖子下来到胸部,这是我见到过最丰满的胸部,涨涨的乳房,微微下垂趴在胸前,棕红色的乳头,我看了就忍不住要马上亲她,我托住乳房的底部,深深的含住整个乳房很乳晕,我使劲的嘬它,它在我的允吸下硬挺起来,我用牙轻轻的咬,丽莎爽得大喊yes ,我的另一个手揉戳着另一个乳房,太柔软了,我忍不住的使劲抓、捏、撮,我的一个手实在抓不完,它在我手中变形发红,我的嘴还是用力的允吸着乳头,这时Penny 捧来一个箱子,里面满是做爱的用具,我拿出小夹子,夹住丽莎的乳房,然后开了电池,,电源通了之后,丽莎被电得浑身发颤,Penny 这时穿上一个像内裤一样的阳具,她来到我的背后,从后面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我被Penny 狠狠的抽插,丽莎这时叫我操她,我选了一个前面带按磨的电动阳光具,扒开丽莎的阴唇,慢慢的插进了她的阴道,然后在慢慢的拉出来,丽沙还不满足,我就开了电源,电动阳具开始左右转动,在她的阴倒里搅来搅去,丽莎欢畅的叫起来,我就使劲扯她的乳房,我真是太喜欢她的乳房了,我把它紧紧的抓住揉来揉去,Penny 在我的后面疯狂的插我,还把手伸到前面来抓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被她扯得发痛发红,我们疯狂的互相蹂躏,疯狂的做爱,疯狂的满足。

  我一直为自己的荒淫感到羞愧,虽然最后Penny 向我坦白,那晚她在酒里下了药,可自己还是无法接受,我并不想玩这样的×××游戏,感觉自己被设计了。

  也看清楚Penny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之间并没有爱情,有的只是×××的欲望而已,所以我很坚决的很Penny 分手。

  西人有一点很好,就是你说要分手,她不追问原因,也不会纠缠你。

  很Penny 分手后,感觉人生更迷茫了,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在追求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工作也是很忙乱,业绩也很好,齐总待我朋友一样,又是加薪又是升职,温哥华的服装市场很快就有了我们的一席之地,手下的员工也越来越多,定单也是超额完成,我已经是这边的总经理了,说是事业有成,但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闲暇之时,我就会开着我的大车,拖着新买的房车,到各个地方去露营,看着出来玩的人都是拖家带口,热闹非常,自己孤身一个,苦不堪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