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一起凌辱
一起凌辱
我叫李玲,自认为长的还算不错,虽然不高,但是身材还算诱人,有个男朋友,交了有几年,但是后来我开始有些反感,因为他实在不像个男人,从来都不能满足我,我的性慾又特别强,一晚上至少要让我高潮7,8次我才会满意,但是他实在差的可以,让我很是郁闷,而且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閑,也没有工作,还要靠我养他。

  所以慢慢的我越来越看不起他,把他当成废物一样看,侮辱他。我发现这样做我还能得到一丝快感。他还真是配合,就这麽承受着我的侮辱。好像还乐在其中一样,真是让我看不起到了几点。可是时间长了,我又失去了那仅有的快乐。

  就在这天,天气很热,我不知道怎麽回事,性慾那天特别的强,特别的想被干。就要求他来满足我,结果还不到2分锺他就泄了。气的我一脚把他踢下床。

  「你这个不是男人的东西,你也能算个男人?气死我了你,一会老娘就出去找人操我,找可以满足我的人去!」「玲玲。你别生气,我给你舔屁眼。」他爬起来跪在地上。

  「滚,离我远点。贱了吧唧的。」我没好气的说道。

  他听到我这麽说,拼命的给我磕头,因为以前我还会同意让他做我的狗,给我舔屁眼,舔我的骚逼,可是今天实在生气,所以就连屁眼都不想给他舔,「玲玲,别这样,求求你,让我舔舔吧,我贱,我是你的贱狗,女王,你就让我舔舔吧。」「哈哈,女王?我告诉你,我很骚的,我没有男人活不了的,你竟然愿意当我这个骚货的贱狗?」真是气死我了,我怎麽会找了这样一个男朋友。

  「是,是,我是您的贱狗。」他说着就朝我爬过来,想要舔我骯髒的下体。

  「好,也罢,那你就舔吧,舔干净一点,正好你把我的骚逼和屁眼都舔的干干净净,然后老娘出去找人操我。」他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得到了我的同意,他开始拼命的舔着我的屁眼,他倒是听话,真的是很用心的在舔,把舌头使劲往我的屁眼裏伸,舔完我的屁眼,他又按我说的,开始舔我的骚穴,说实话,舔的我痒痒的,淫水不停的流,本来就没有得到满足的我,更加的想要了,可是我没有在给他机会。

  因为我知道就算在给他机会,结果也是一样的,我往后挪了挪,用脚踹到他的脸上,「滚吧你。」我把他一脚踹倒,然后自己爬起来,从衣柜裏选了一件低胸的上衣,和一件粉色的超短裙,我并没有穿内裤,没有带文胸,而是直接穿上低胸背心和超短裙。然后转身就往门外走。

  「女王。您要去哪?」他看到我转身就要离开,显得有些着急。

  「我不是说了吗?老娘要去找男人操我。找个能满足我的人去!」说完我没有等他说话,直接摔门就出去了。

  我走在马路上,感觉所有的男人都在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心理兴奋到了几点,可是毕竟这是在大马路上,又不是在拍电影,我当然不能扑上去直接拔人家裤子,我只好正视前方快步的走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家星巴克前,天气这麽热,进去喝杯咖啡想想去哪裏吧还是。

  进门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点了杯咖啡,我发现在我的斜对面坐着一个很帅的男人,他从我进门开始就一直在盯着我看,而就在我发现他再看我,也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不把眼神移走,还是直直的盯着我看。

  「小姐,您的咖啡。」

  「哦,谢谢。」我借着服务员端上咖啡,把眼神移开,但是我用余光撇了他几眼,发现他还是在一直盯着我看。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加速乱跳。我故意装作很热的样子,左右把低胸的背心往下扯。

  犹豫我根本就没有胸罩,本来就是低胸的背心被我再往下一扯,轻轻鬆鬆的就把我左边的奶头暴露了出来,我得寸进尺,劈开了双腿,而且还微微转了下身体,这样我等于就是正对着他了。

  没有穿内裤的我,把我的骚穴清晰的暴露给他,如果他离我再进一点,我想他就可以看到我的骚穴已经湿了。

  他看到我的这些举动,已经明白我是个什麽样的女人。虽然他不一定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麽。可是如果他还不坐过来,那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不过还好,他还像个男人,没有让我失望。走过来坐到了我的对面。

  「从进门就开始盯着人家看,你好不礼貌哦。」我嗲嗲的说道。

  「哈哈。你个小骚货,明显实在勾引我啊。」他笑起来更加的帅气了。很阳光,像个大男孩一样。

  本来就是来勾引男人干我的,我也没必要假装乖乖你,把我那小手从我的骚穴拿开,移到了他的裤裆上。

  「好大哦,这麽快就涨的那麽大了?」我一边摩擦着他的裤裆,一边挑逗着他。

  「看到你这麽骚的,哪个男人还能做正人君子?」他也不客气的一把按住我的小手。

  「那还等什麽,快点拿出来让人家见识一下呀。」说着我就拉着拉链往下拉「就在这裏?」他有些惊讶,的确,他一定不敢想,我会要求就在这裏。

  「怎麽?怕了?我都不怕,你怕什麽?」我假装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不能让你看不起。」

  显然他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掏出了他那个巨大的宝贝。

  真的好大,这才是我想要的,这才是能满足我的,不知道比我男朋友的大了多少倍。看的我心花怒放,我二话没说,钻到了桌子下面,一口把他那大鸡巴含到嘴裏。

  才含进去一半,但是我的小嘴已经被撑爆了,实在放不下了,可是我还是拼命的把他的鸡巴尽量往裏面含,我实在对他的宝贝爱不释口。他也被我的举动刺激很大,用他的大手,按着我的头往下压,和我一起努力着。

  「骚货,你不会真的想让我就在星巴克裏干你吧?」其实我也知道,这个场合不太合适,我只是被欲火支配的有些昏了头,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在让人家吃一会嘛!」我撒着娇说道。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现在就要干你,门口有厕所,我们去那裏做。」说着他把宝贝收起来,站起来拽着我就往外走。把我带到男厕所,找了最裏面的一个坑位,锁上门,一推我,脱下裤子就插了进来,从站起来,到他走进厕所把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用了还不到1分锺的时间,看来他是真的被我勾引的快要爆炸了,我对自己的成果感到十分满意。

  「你倒是凉快,内裤都不穿,就是专门来勾引男人操你的吧?」他一边操我一边问。

  「对,我就是来勾引男人操我的,我是骚货,我是个狐狸精。操我,使劲草我,啊……你好棒,你的好大。比我男朋友的大好几倍,人家以后天天都要你操呢,才不要那个窝囊废,啊……用力啊。」我被他操的开始语无伦次了。

  「你男朋友?有男朋友还勾引男人操你?是不是他不行啊?」可能是虚荣心的原因吧,听到我说他比自己的男友强,他更加卖力的操我了。

  「是……那个窝囊废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只有你……只有你才能满足……人家……啊……好棒。用力,啊……操……使劲操我呀……」说到这裏,我突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你干什麽呢?」他对我的举动显然很费解。

  「一会……一会你就知道了,一会电话……电话通了,你可要好好……好好表现哦,别……别让人家失望呢。」我一边等着电话接通,一边对他嘱咐着。

  「喂?玲玲,你在哪裏?」这个电话当然是给我男友打的,我突然很想这样侮辱他。

  「窝囊废……我……我正在被操,被操呢……」男人明白了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果然,他使出了120分的力气操我。

  「啊……啊……不行……不行了,每一下都顶到人家的……子宫,你的……太大了……人家受不了了……要爽上天了……人家要泄了呢……啊……快……用力操……操我啊……啊……」我大声的淫叫着,不知道这时候会不会有其他上厕所的男人听到,我想一定会吧,估计我的声音连厕所外面都能听到了呢……「玲玲……你……」「玲什麽玲……人家现在舒服死了,他才是我的老公。我的大鸡巴老公……他都把人家操上天了……好爽……人家天天要被他操……啊……好老公,你操的人家好舒服,继续……用力啊……啊……」我继续侮辱着那个窝囊废男友。

  嘟……嘟……电话被他挂断了。他竟然敢挂我的电话,回头在找他算账,现在老娘可没时间理他,我也放下手机,反手抓住他的手,「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要……我要泄了……」「啊……我也要射了。」他猛地把大鸡巴抽出来,射到了我的屁股上。

  我一下跪倒在地上,他的家伙实在太大了,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缓了一会,回过点精神后我对他说:「干嘛拔出来,怎麽不射在裏面?」「你还真是骚啊……会怀孕的。」「切,怎麽?不想负责呀,你可跑不了了,人家以后可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呢,要你天天操。」我嗲嗲的挑逗着他。

  「哈哈,小浪逼。你这样的我操多久都不会腻的。放心吧,以后哥哥天天操你。」男人听到我的话很开心。

  「听刚才电话裏那窝囊废叫你玲玲,你叫玲玲?」「嗯,我叫李玲,你呢?」「我叫张华。」「华哥,一定还想要吧?忍一会,去我家干我怎麽样?我想当面让那窝囊废看着我被你干。」我不知廉耻的要求着,我男友遇到我这麽个骚货,也真是算他倒霉。

  「好啊,走着。」张华一脸无所谓。

  由于我们都在饑渴的状态,所以都是迫不及待,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飞奔向我家。在出租车上,我给张华口交,让他在出租车上射了一次。到了家,我打开房门,看到那窝囊废一脸没精神的样子坐在床上。

  「喂,窝囊废,干嘛呢?」我见到他就没好气。

  「玲玲,你……你回来了呀,太好了,我可担心死了。」他看到我,傻乎乎的笑了。

  这时候张华也跟着进了门。「这就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华哥。」我男朋友看到他,人都傻了。傻了吧唧的站在床边,丢了魂一样。「对了,你刚才竟然敢挂我电话?你不想活了吗?找死呢吧?现在给你个弥补的机会。我的大鸡巴老公要在这裏操我,你伺候好我们,我就饶了你。」我男朋友显然很不乐意,一脸的不情愿,在我面前他又不敢反抗什麽。

  可是,他下面的鸡巴却出卖了他,我注意到,他脸上虽然很不情愿,底下却已经挺的直直的,虽然还是那麽小的可怜。

  我上前一把攥住他的小东西:「怎麽了?不愿意吗?可是我怎麽看你很是兴奋啊。」我男友站在那不一动不动,好像是在做着强烈的心理斗争,我看他还是没有反应,说道:「好吧,实在不愿意那算了,那我们分手好了,以后永远都别来见我!」说着我放下抓住他鸡巴的手,转身假装就要离开。

  「不……不要……玲玲,我愿意,我愿意,别离开我。」他听到我这麽说,吓得魂都飞了,马上跪着哭求起来。

  「呵呵,算你识相,那还不快点,先脱光了,像狗一样给华哥磕头,然后求华哥狠狠操我的骚货老婆。」我明白我已经完全控制了他,他离不开我,那就必须完全听我的。

  果然,他很听话的脱光衣服,爬到张华脚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然后说道:「请……请华哥狠狠操我的骚货老婆。」张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但是更加的迷人,有一点坏,却仍然阳光。「你叫什麽名字?」张华低头看着我男友,真的好像再看一直贱狗,不屑,鄙视。

  「我……」

  我擡脚揣向我男友的脑袋:「我什麽我,问你叫什麽呢。默默唧唧的,又找死呢?」「我叫李楠,华哥。」男友重新跪好,回答着张华。

  「玲玲,想不到你把你老公调教的这麽好,不错。值得奖励,哈哈哈。」我听到张华的话,以为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始操我。

  我赶紧脱光衣服:「华哥,怎麽奖励人家呀,是不是可以要你的大大宝贝插进我的骚穴了呢?」我脱光靠在张华的怀裏,好像男友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张华三下两下的脱光衣服,露出了他那庞然大物。却没有记着操我,而是走到了床边坐下,劈开双腿,完全把他的大阳物呈现出来。

  「奖励你给我吹的机会,来吧,李楠,我的太大了,刚才你老婆给我口的时候有些费劲,你就在后面帮我按住他。」我跑过去,跪在张华阳物的面前,用嘴含住,这时李楠也放弃了他作为男人最后的一点自尊,因为他知道,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爬到我身后,轻轻按住我的头,小心的往前推着。

  我知道李楠对我是下不去那麽狠的手,可是张华的鸡巴太大了,我的嘴又比较小,属于樱桃小口一点点那种类型,不用力真的进不去。

  「看来你还真是窝囊,操,没他妈吃饭吗?」张华对李楠很不满意,大声骂道。

  李楠手一抖,吓了一跳,我擡起头,转身看着李楠,「华哥让你怎麽做你就怎麽做,他的话和我的话一样,做不好看我收拾你!」我重新对準张华的巨型阳物含了下去,这次李楠真的是喝出去了,狠狠的压着我的头往下按,这样以来,张华的鸡巴真的是一下子顶到了我喉咙的深处,我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流,有一种窒息的快感,呕……呕……不停地干呕,口水顺着嘴角不停的往外流,留到床上,留到张华的腿上。

  张华看着眼前受虐的我,和我的窝囊废老公帮助他折磨自己的老婆,他对这样的画片很是乐在其中,「李楠,哈哈,你也是男人,怎麽,看着我这麽折磨你老婆,什麽感觉呀?」张华在赤裸裸的侮辱着李楠,我听到不但不反感,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我……」李楠还没有说完,我就把话抢过去说道。

  「还用问吗华哥,看看他下面就知道了,一定很兴奋。」我啪啪李楠的鸡巴,像是在嘲笑他一样,「华哥,看他多喜欢,快来操人家吧,人家痒死了,想要华哥的大鸡巴操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要求华哥操我。

  张华没有说话,只是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拽到床上。

  他并没有让我躺下,而是让我跪在床上,从后面插进我的骚逼,「过来,躺在下面,张开嘴接住你老婆流下的淫水。」张华命令着李楠。李楠像狗一样乖乖爬上床,躺在我下面,用嘴对準张华阳物和我骚逼交合的地方。

  张华开始猛烈抽插,他巨大的阳物至少有20厘米,直径要5,6厘米的样子,这个庞然大物真是让爽上了天,「华哥……好棒,你的阳物太大了,那麽有力,每一下都操到人家……人家的最深处,用力操玲玲吧……要把玲玲操上天。

  啊……啊……」我已经完全沈浸在被张华操的快感中,淫叫着。

  「说,你是什麽?」看来张华很喜欢听这些淫乱的话语,羞辱我和李楠已经是他取乐的一项不可少的项目。

  「我是母狗,是妓女,是华哥的玩物,我是个不要脸的婊子。」我也顾不得那麽多,其实我也喜欢说给张华听,既然他喜欢听,那我说的这些就更可以刺激到他,让他更加疯狂的插我饑饿的骚穴了。

  「妓女?你也配说自己是妓女?简直是在侮辱妓女!」「是……是……我不配……妓女还要收费……我……我是免费的骚逼……妓女在我面前,就是一个高贵的公主……我只是个骚逼,是个最下贱的母狗……操我,使劲操我这只不要脸的母狗。啊……」我像疯了一样,什麽都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麽。

  张华侮辱我觉得不过瘾,开始侮辱我那可怜的男友,「窝囊废,告诉我,我们在做什麽?」李楠在下面听到张华的问话,回答道:「华哥在操我老婆的骚逼。」「哈哈哈,那你在做什麽?」「我在下面接我老婆被华哥操出来的淫水。」「喜欢喝吗?好喝吗?」

  「喜欢,很好喝。」

  看来李楠也慢慢适应了他的角色,而且开始享受起来这种感觉。

  「啊……啊……华哥……人家不……不行了,人家要高潮了……啊……」我被张华的大鸡巴操的快死掉了。

  「我也要射了,玲玲。」张华被这淫欲刺激的很是兴奋,加上我的骚逼这麽配合,也是忍不住了。

  「这次不许……不许在拔出去了……华哥……就……就射在裏面,人家要怀你的孩子,华哥。给我……玲玲要精液……」老公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就已经是极大的侮辱,而现在,这个女人还要求那个陌生的男人,当着她老公的面内射自己,这无疑是一种无法表达的侮辱。

  啊……随着张华的一声吼叫,我感觉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深处。

  张华慢慢抽出鸡巴,「窝囊废,不许浪费了,从你老婆骚逼裏流出来的精液,全部给我喝掉!」张华火上浇油,又是一个巨大的侮辱。张华的精液慢慢从我的骚逼流出来。

  我低头看到李楠睁大眼睛,是一种被这极大的侮辱刺伤后痛苦的表情。

  「看什麽看,赶紧给我吃了!」

  我往后一仰,用手撑住床,把淫穴露到前面,对準李楠的嘴,凑了过去,李楠不敢闪躲,而精液也已经流了出来,他只能张开嘴,接住所有的精液。

  「帮我舔干净,玲玲。」张华命令着。

  我转过身,用嘴清理着张华的鸡巴,上面有他的精液,有我的淫水,混合在一起,现在我要把这些全都舔干净,让张华的鸡巴上只留下我的唾液。

  张华果然不一样,才不到3分锺,他的鸡巴就又恢複了精神,一根神采奕奕的阳物又出现在我面前,「玲玲,我又想要了。」「窝囊废,刚才出门前让你舔干净我的屁眼,我不会让你白辛苦的。」我看了看李楠。他的嘴角还残留着张华的精液。

  「华哥,这次,就让玲玲用屁眼伺候你吧。」我看着张华对他说道。

  「屁眼?你的屁眼能受的了我这麽大的鸡巴吗?」不知道张华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他自己的阳物太有自信。

  「人家可喜欢肛交了,平时自己经常弄,那个窝囊废也经常操我的屁眼呢。

  华哥你别担心我,只管操。」不知道哪裏来的自信,那麽大的阳物我还真是怕受不了呢。

  「求我!」张华听到我喜欢,知道不只单单是羞辱李楠,也不单单是为了让他开心,更多的是我自己本身就想要。

  「求求华哥,求华哥操玲玲的屁眼。」我不知廉耻的跪在床上,嗲声嗲气的求着。

  「你一个人求可不行,让你老公也替你求,我才答应。」张华显然看出我的心思,知道我想得到他的鸡巴来安慰自己的屁眼,所以他一点不着急。

  「窝囊废,快替我求华哥,今天华哥不操我的屁眼,看我不打死你。」我瞪着李楠,命令着他。

  「求华哥大发慈悲,狠狠的操我老婆的屁眼。」李楠不敢擡头,替我求着张华。

  「哦?那我就发发慈悲吧。」张华一下子侮辱了我和李楠两个人,一脸开心「去把润滑剂拿过来。」我命令李楠道。

  张华虽然不停的羞辱我,还有我的男友,但其实他的本性不坏,是个很好的人,估计我的小屁眼很难承受他那巨大的鸡巴,所以摸了很多很多的润滑剂在我的屁眼。我感觉到大量的润滑剂涂抹到我屁眼的周围和内壁。準备工作做好,张华开始準备进攻我的屁眼。

  「我要来了,玲玲。」

  「来吧,华哥,尽情的操你的玲玲吧,操死玲玲,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华哥只管狠狠的草我这个下贱的骚货吧。」我真是骚的可以,这麽刺激张华,明显让他的鸡巴又大了一圈。巨大的阳物插进我的屁眼,感觉屁眼都要裂开了,平时让那个窝囊废操,怎麽可以和张华的鸡巴相提并论,那简直就是星星和太阳比嘛……虽然张华给我涂了3倍多的润滑剂,可我感觉还是无济于事。

  「啊……疼……疼……疼死我了……华哥……你的……太大了啊……要……要裂开了,人家要死了……不行……不行了……玲玲……要死了。」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出来。

  「怎麽?受不了了?你不是经常被你老公操屁眼吗?」张华很绅士,并没有上来就一插到底,只是很慢很慢的往裏伸,让我的屁眼先适应他那巨大阳物。我想如果他真的一查到底,我的肛门一定直接就坏掉了,我也疼得会晕死过去。

  「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张华虽然体贴,绅士。却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人家……才……才不后悔。华哥,你就狠狠的……狠狠地教训我这个骚货吧。

  我这样的骚货……就是要华哥这样的大鸡巴……来满足。」我后悔?我才不后悔,这才是我想要的,我那个窝囊废男友怎麽能跟张华的鸡巴比,就算被张华操死我也心甘情愿!

  「那我可要加速了,玲玲!」张华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但仍然不是很快。

  经过短暂的适应,我的屁眼已经差不多可以接受这样庞大的鸡巴,「来吧华哥。用你的宝贝狠狠教训我这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玲玲,你的屁眼太紧了,夹的我好舒服。」张华显然也对操我的屁眼感到很满足。

  「华哥……」被张华的鸡巴操屁眼对我的挑战可实在是不小。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在去用淫语挑逗他。

  啪……啪……听不到我的淫叫,张华开始寻求另一种方式刺激我和他自己,啪……啪……张华开始不停的抽打我的屁股。几巴掌下去,我的屁股明显红肿肿的,张华并不满足,双手移到我的乳房上,捏住我的两个奶头。

  「疼……啊……」张华干的我兴奋,力气也控制不住了,捏的我两个奶头一阵钻心的疼痛。

  「疼的还在后边!」张华并没有怜香惜玉,而是更过分开始往下拉扯我的奶头。

  「再拉就要掉了,华哥……不……不要……好疼。」「你个骚母狗,不喜欢吗?」张华听到我说不要,反而更加用力,他是兴奋到了几点,也不再对我那麽绅士了。

  「是……玲玲喜欢……啊……只要华哥高兴……做什麽,玲玲都……我都愿意……」其实张华说的很对,我确实很享受这样的虐待,如果他真的停下来,我反到会生他的气。

  张华玩腻了,鬆开我的两个乳头,一把抓住我的头髮,往后一扯,我的头随着他的力度往后一仰,「啊,华哥……」「他妈的,你个贱货。真他妈骚。操死你个浪货!」我的淫蕩已经把张华的野性全部勾引出来,他不在是那个温柔阳光的男人,而现在的张华像一头野兽。

  一头不管不顾的饿狼,狠狠的操着我的屁眼,啪啪,我可以明显听到他撞击我臀部的声音,一声一声清晰可见。

  「我不行了……我又要射了……」我的屁眼虽然已经开发过,已不是处女屁眼,但是对于张华的鸡巴来说,仍然是紧的可以。我淫蕩的表现又刺激着他。他虽然是第二次操我,时间也没有太长,就坚持不住。20分锺的攻击后,一股股的精液直射到我的屁眼深处,这次他并没有征求我的同意,而是直接射在裏面。

  「赶紧给我过来,你的补品赶紧给老娘喝了。」我命令着跪在一旁的李楠。

  「给我好好吃了!」这次我并没有等张华开口。因为这样的刺激,我也很喜欢。

  所以我主动要求他过来喝掉张华射在我屁眼裏的精液。

  其实张华这次并没有想让李楠吃掉射在我屁眼裏的精液,因为他知道我的屁眼涂了大量的润滑剂。可是我没有考虑那麽多,只是想继续侮辱自己的男朋友。

  李楠喝掉从我屁眼裏流出的精液。

  夹杂着润滑剂吃了下去,犹豫润滑剂的缘故,李楠开始不停的咳嗽,一定是润滑剂刺激了他的喉咙,可是看着这窝囊废我就来气,我没有一丝的心疼,对他说道:「咳什麽咳嗽,给我滚一边跪着去。窝囊废!」说完我转过头看着张华,他一脸满足的样子,靠在床被上正在休息,我凑过去躺在他的怀裏和张华缠绵起来,「华哥,玲玲的骚逼你还还满意吗?」「你个骚货,真他妈够劲。怎麽可能不满意?」说着张华搂住了我。

  「嘿嘿,那你以后可要天天操人家哦华哥,人家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呢。人家要你天天操。」我嗲嗲的对张华撒着娇。

  「我才不要。你可太骚了。我可受不住!」张华没有看我,把眼镜往上挑。

  明显实在调戏我!

  「啊……怎麽这样啊,老公。不行不行,人家不干了啦。人家以后不能没有你。华哥……」我靠在张华的怀裏,左手在张华的身体上胡乱的滑动着。

  「老公?你老公不是在那裏跪着呢吗?」张华故意说道。他明明知道我的心思,却还在调戏我。

  「啊……讨厌了啦华哥。你才是人家的老公,那个窝囊废,人家才不要。人家要你,只有你才能满足人家。」我有些着急,这个臭张华。总是不满足。

  「要我什麽啊?」张华搂着我,看了看我,明知故问道。

  「当然是要你操人家一辈子,永永……远远……」我低下头,把头埋进张华的胸膛。我那可怜的男友李楠,安静的跪在角落,听着我和张华的暧昧。

  「哈哈哈。」

  张华只是爽朗的笑了,却什麽都没有说。但是,我明白,而他,我知道,也明白我的心

【完】